悲悼徐冶(文、图)
2015-11-22 20:49:56
  • 0
  • 1
  • 2

徐冶走了!听到这个消息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如此悲痛!生命是如此无常!我们曾经是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多年的同事,也是喜欢走田野拍照写文的朋友。一起在台湾《大地》地理杂志出版社写过《田野纪实》系列书。他调到光明日报后,还经常会打招呼给我们,有空写点“边走边拍”的田野故事,投到他主持的《光明日报》的“艺萃”版面。

   不久前,我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麻国庆教授翻译的一篇日本著名人类学家中根千枝的论文,并加了一段在1991年和中根千枝和加拿大福伊尔·汉尼教授在迪庆做田野调查的回忆文字。徐冶看到后给我留言,说:“有故事,写篇图像笔记来,配一两幅图片。”我遵从他的留言,写了一篇回忆文章,配上图,很快就以《田野考察路千条》为题登载在《光明日报》周末版的“图像笔记”版上,那是2015年11月8日,离开他离世的时间才一个多星期呀!没想到,这是他直接约我写的最后一篇图像笔记了!

   徐冶性格爽朗幽默,喜欢田野调查,拍了不少好照片,写了不少好文章。他主持的《光明日报》“艺萃”办得活泼生动,其间倾注了他的不少心血。他这样突然离去,来不及道别一声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我深深感到人的生命的无常,世事的无常。

  夜色中,我面对星空默默无语!徐冶已走,现在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痴痴地希望,希望在他去往的宇宙的另一个所在,他还能继续他喜欢的“边走边拍”,他还能让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徜徉在也和人间一样美丽的田野之中!也还能像在人间一样呼朋唤友,大声说:写一篇来,把你所经历的田野好故事和大家分享!

  此刻我在玉龙雪山下,在凄冷的月色下,在伤逝的泪光中,我默默地遥祭徐冶!这位难忘的同事和朋友!

                                 

       徐冶的作品(采自网络)

哀悼 徐冶

哀悼 徐冶

哀悼 徐冶

哀悼 徐冶

哀悼 徐冶

哀悼 徐冶

哀悼 徐冶

摘自百度:徐冶,男,汉族,1960年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历史系;曾供职于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现为《光明日报》社摄影美术部主任、高级记者;主持和参与的大型采访活动有“滇藏文化带考察”、“长江上游生态行”和“中华民族大家庭巡礼”等;出版的作品有《南方陆上丝绸路》、《神秘的金三角》、《壮丽三江》、《诞生王国的福地》、《边走边看边拍》(云南、贵州、西藏、青海系列摄影图典)和《横断山的眼睛:镜头下的西南边地人家》等;近两年主持统筹编辑《光明日报》文化周末《艺萃》,开办有“光影天地”、“人文地理”、“图像笔记”和“美术视界”等版面。为人豪爽大方,直言快语,心宽体胖。长期走南闯北,一张大嘴吃四方,酷爱民间美食,民族风情。是我国较早进行人文地理探索的摄影师之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