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金刚阿罗嘛(纳西老僧故事片段)
2015-09-11 11:35:40
  • 0
  • 0
  • 0

   惊悉丽江玉峰寺老僧那都老人今日圆寂而去,离开了他一生心牵意系的故土山水和纳西乡亲们,离开了他一生守护的那株万朵山茶。虽然老人高寿而圆寂,但我的心情依然有些惆怅悲凉。谨以拙著《寻找丽江之魂》里的一张老照片,一段旧文,表达我的悼念之情。另撰挽联一: 清秋寒月送老僧,白雪暮云寄哀情 挽联二: 茶花万朵千秋清梦,贫僧一世百年功德

                                                          那都老人(摄于1989年)去世,那都,老僧,玉峰寺,丽江

    丽江过去是个佛教高僧辈出之地,在清末和民国年间也还出过在全国佛教界和滇川藏地区民众中闻名遐迩的圣露活佛、东宝活佛、正修和尚等。到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很多寺庙的僧人还了俗,丽江的佛教逐渐日趋衰落。到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著名的丽江五大寺已经只有寥寥几个老僧,还有新出家的一些年轻僧人。                                       

  我生也晚,无缘与那些名声远播的著名纳西高僧交往,但在文峰寺、普济寺、玉峰寺等与几个已至耄耋之年的噶举派老僧有过交往,了解了他们的一些故事,深深为这些虽非精通佛典的高僧但有一片拳拳佛心的平常僧人所感动。

   玉峰寺那位被人们亲切地称为“护花金刚”的老僧人纳都是我最早认识的一位纳西僧人。他在两岁时,父母为了不让17岁的哥哥被抽去当兵,无奈地将他送到在解脱林福国寺当喇嘛的叔叔身边当了小喇嘛。从20世纪50年代起,他被安排到玉峰寺看护那株远近闻名的茶花。春去秋来,花谢花开,40年如一日,勤勤恳恳地守护着玉峰寺内那棵树龄有500年,有“环球第一树”、“世界茶花之王”的古茶花树。

   我在14岁时首次与一些小伙伴背着火锅、饵块(米粉)、凉面等食品,大清老早地爬起来,乘着月色徒步去玉峰寺赏花,第一次认识了这位老僧人。记得当时他未着僧服,一身简朴的农夫打扮,慈眉善目。听到几个上山打柴的当地农人都亲切地称他“阿罗嘛”(喇嘛爷爷之意),我们也就喊他阿罗嘛。他非常热情地欢迎我们我们这些少年中学生,我们当时被这棵大茶花树的美丽深深地震惊,缠着他问这问那,他耐心地给我们讲这棵神奇的花树的来历,讲这万朵山茶“九心十八瓣”的奥妙。那和霭可亲的态度,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后来常常去玉峰寺赏花,有几次领略到了这位可敬的老僧对这花树的一片爱心痴情。有一次,来赏花的人很多,红男绿女,混杂于红花绿叶间。纳都老人虽面容慈祥地看着这些游客,但那双眼睛也警惕地看着几个有点咋咋呼呼,随意地在花坛上窜上蹦下的时髦青年,面有愠色。当那些顽少最后伸出手去触摸红花绿叶时,阿罗嘛跑过去,耐心地对他们讲摸这花的坏处,叫他们只观赏,而不要触摸。当老人再一次从房间出来时,正看到这几个纨侉子弟正肆意地将一束开满鲜花的花枝拉到胸前,装模作样地照相时,一下子怒色满脸,一个箭步跑过去,捏住他们拉着花枝的手,气冲冲地叫他们放开花。老人气得发抖的样子把这几个不检点的年轻人给镇住了,面红耳赤地说不出话,灰头土脸地离开了寺庙。

  以后多次到玉峰寺,我看到纳都老人身着僧服,坐在僧房外面,专注而安详地看着这棵犹如团团红霞般闪烁在绿叶间的美丽花树。我觉得这个无儿无女的老僧人,就像父亲般地看护着这棵花树。为了这棵花树,他有时像怒目金刚,但更多的时候则像一个和善的父亲。听说他刚来寺中看护这茶花树时,常常发生当地村民偷偷摘花的事。他以一片佛门弟子的慈祥之心,尽心尽力地为村里人做好事,如他养了很多窝蜂,将蜂蜜无偿地送给村人,不要报酬地为生产队干农活,为进山砍柴和拉松毛的人烧开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终于感动了一个个村里人,将他视同村中尊敬的长老。不但停止了摘花行径,而且还帮助老人护理这棵花树。             

     杨福泉《寻找丽江之魂:融入纳西古王国》第五章“浴进佛光余晖——古刹夕照”,民族出版社2006年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