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杨福泉:揭秘“格萨尔”(文、图)
2015-05-07 19:12:45
  • 0
  • 0
  • 0

2015-05-07 《江河》杂志之 江河聚仁 江河聚仁

jianghe-juren

追寻江河的历史,弘扬江河的文化,倾听江河的声音,汇聚共志的仁人,积蓄更多的力量,共护我们的江河!

 

原题为《朝圣“三江源”》刊载于《江河》杂志试刊

作者 杨福泉



小编叨叨

是哪里的风景,让他惊叹连连?是怎样的歌曲,使他三月不知肉味?又是怎样的一种精神,让他顶礼膜拜?当人心越来越浮躁,人们的目标越来越功利化,这群生活在离天更近、离神灵也更近的净土的人,又将以怎样的心态守卫家园?


位于我国青藏高原腹地的“ 三江源”,因为是长江、黄河和澜沧江(湄公河)的源头汇水区,素有“中华水塔”之美誉;其地理位置为北纬31°39'36°12'、东经89°45'102°23',行政区域涉及包括玉树、果洛、海南、黄南4个藏族自治州的16个县和格尔木市的唐古拉乡,总面积为30.25万平方公里,约占青海省总面积的43%。“三江源”是我国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我国海拔最高的天然湿地(平均海拔4000多米),也是世界高海拔地区生物多样性最集中的自然保护区。

多年来,这充满魅力的广袤高原一直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向往多年。这两年,我有机会到“三江源”的几个主要地区考察,来到了这片神秘高地。我去的“三江源”之地是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的达日县和玉树藏族自治州的治多县,两地都是“三江源”的“重地”:达日县主要是黄河源,黄河就在县城边上流过;治多县则有“长江第一县”之誉,除了有无数大大小小的长江上游汇水溪流,作为长江主要上游河流通天河(古称“牦牛河”)的支流聂恰曲河也穿城而过。这两个地方都是我国长江、黄河这两条母亲河的重要发源之地。来到这里,我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类似朝圣的感受。

在这伟大的“母亲河”之源,满眼是壮丽的山川,广袤的草原,成群的牛羊,清清的河流,高地上湛蓝的长空,离你很近的白云,这些都使我产生一种离天很近,离神也很近的感觉。而居住在这里的藏族民众那种在高天大地的怀抱和神圣的信仰中凝结而成的精神文化之光,更使我目迷神眩,心醉神迷。

我深深感到,“三江源”不仅仅是“中华水塔”,还是充满人类文明魅力、信仰魅力的文化宝地,伟大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精神,构成了“三江源”独特的魅力。

面对那壮丽雄奇而寂静的山川,河流和草原,我不禁以诗咏怀,写下了一首《江水谣》来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

雪水涓涓在高原

细流汇成长江源

山寂静,神寂静

牧民风中踏歌行

吟唱着世路的悲欢

那雪山上的神灵

那来世的月光

——

白云徜徉在天上

湖泊清流自在雪原

命定哺育中华大地

最终融进海洋

前程如歌?前景如梦?

前面几多快乐几多愁

年轻的“母亲河”不知

污染一词更没听过

她自在如一个牧童

唱着牧歌前行

在雪山草甸里穿行

无忧无虑嬉戏悠游

听着鸟和风的絮语

告别雪山冰川神灵

唱着源头的歌走向远方



小编叨叨

如果仅仅是明澈空灵的风景,大概还不至于让作者出口成章。真正让他震撼的,不单单是这方水土,而是这方水土养育出的勤劳、善良又勇敢的人们……



格萨尔,三江源

来自雪域高原的天籁之音——格萨尔

在“三江源”的灿烂文化中,格萨尔文化无疑是最灿烂而神秘的。位于“三江源”区域的达日和治多这两个县,是格萨尔史诗流传得最广、格萨尔吟唱艺人最多的藏人聚居区之一,而这伟大的格萨尔史诗,形成了“三江源”的人文奇观。

格萨尔史诗主要流传于在我国青藏高原的藏、蒙古两族中,在土族、裕固、纳西、普米族等民族中也有部分流传。学术界认为大约从北宋开始,一些说唱艺人就开始传唱格萨尔的故事,《格萨尔》成为一部世界上少见的活态史诗,也是世界最长的史诗,据说有120多卷、100多万行、2000多万字。仅从它的字数来看,远远超过了世界几大著名史诗,是荷马史诗《伊里亚特》《奥德修纪》和印度史诗《罗摩衍那》等的总和。在2006年,《格萨尔》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2009101日,格萨尔史诗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举世瞩目的世界文化遗产瑰宝。

多年来,我多次到青藏高原考察,发现目前《格萨尔王传》最为流行,艺人最多的地方都是在位于大江大河之源的游牧区域,青海省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玉树藏族自治州、西藏的那曲地区等,都是格萨尔流传最为广泛、民间艺人也特别多的地方,其他滇川藏格萨尔盛行的地区,也大都和大江大河、雪山草地密切相关。格萨尔文化显然与青藏高原的游牧文化和江河文化有一种天然的神秘联系。

“三江源”“重地”——果洛州的达日县和玉树州的治多县,都与格萨尔文化有密切的关系,都被视为格萨尔文化的重要发祥地,这里的山山水水,都浸润在浓浓的格萨尔史诗的文化氛围中。民间传说治多县是《格萨尔王传》中的女主人公、绝世佳人、格萨尔王妃嘉洛·森姜珠姆故乡和出生地,治多县的山、河、湖和与格萨尔相关的遗迹很丰富,有关格萨尔王和珠姆的传奇故事也很多。治多县近年来在县城里建了以珠姆塑像为核心的“珠姆广场”,形成治多县县城的文化中心;以珠姆取名的桥梁、宾馆等建筑也多了起来。

果洛州的达日县一带则相传是格萨尔王“赛马称王”前的第一领地,是格萨尔幼年时就来生活的地方。在《格萨尔王传》中有“格萨尔王第一宫”之誉的狮龙宫殿遗址就在达日,还有多数民间相传的格萨尔的其他神迹。我去时,狮龙宫殿已经建成了,雍容堂皇而有突出的藏式建筑特色。果洛州在2014年正式被我国文化部批准为“格萨尔文化(果洛)生态保护试验区”。

还记得,2013年我来达日县参加中国青海玛域格萨尔文化达日论坛,就设在新建成的格萨尔狮龙宫殿外面大草甸上搭的大帐篷里,参与论坛的有州县领导、活佛、僧人、民间艺人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学者。20147月,我到玉树州治多县参加第二届全国嘎嘉洛文化学术研讨会。这两次考察,使我对“三江源”的格萨尔文化有了更深切的了解和认识。

印象最深的是,我看到了这部举世闻名的活态史诗在“三江源”地区藏民中有那么大的影响。藏族民众听格萨尔史诗演唱是日常最重要文化娱乐活动之一,杰出的格萨尔艺人也因此层出不穷。他们无论在帐篷里还是在草地上、广场上吟唱起格萨尔史诗,妇孺老幼听众都听得如痴如醉。学校里也设有讲授格萨尔的课程。格萨尔文化在民间如此有活力,如此受欢迎,这使多年目睹我国很多少数民族口传民间诗歌衰落状态的我惊叹不已!

《格萨尔王传》是千百年来广泛流传民间的史诗,我这次在“三江源”地区看到,它不仅仅在牧民中有深远的影响,在藏传佛教的活佛和僧众中也有很大的影响。在治多县和达日县隆重的格萨尔史诗研讨会和群众集会上,当地最有名望的活佛都来参加并发言,很多僧人也来参加。达日县的藏传佛教查岭寺还有格萨尔藏戏团,僧人登台演出了脍炙人口的格萨尔传奇“赛马称王”,演艺高超,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



小编唠唠

小编一直以为,民间艺术的传承,大多是通过一代代师徒口耳相传的形式。不过,格萨尔艺人可不一样,听说他们有独门秘籍哦!



格萨尔艺人神秘在哪里?

到“三江源”,除了灵山圣水和高僧大德等,最感染我的就是那些高原的歌者、舞者,那些神秘的格萨尔说唱艺人,以及那些痴迷民间艺术的观众。

去年,在海拔4300米的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县城广场,我观看了大型的格萨尔和藏戏演唱会,目睹了成百上千的当地民众喜气洋洋来观看演出,犹如过盛大的节日。来自果洛州、玉树州和西藏昌都等地的格萨尔艺人登台献艺,新老民间艺人济济一堂,把这已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相传是“神授”或冥冥中习得的英雄史诗咏唱得荡气回肠。来自寺庙僧众和达日县女子学校的藏族学生们则分别演出了藏戏《格萨尔赛马称王》。台上的演员们一个个龙腾虎跃、长吟短唱,而台下的观众则如痴如醉。有的僧人一边手捻佛珠一边看,老人们则一手摇着转经筒一边聚精会神地看,看到精彩处,眼睛放光,表情亢奋,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阵阵欢呼声。而与我多年前在藏区看各种藏族歌舞不同的是,现在很多中青年藏民都拿着手机或数码相机在拍摄演出的场景。

今年在“长江第一县”治多县,我也目睹了很多格萨尔艺人的演唱,有在牧民万人集会上的演唱,有在草原上和神湖边的吟唱。艺人们说唱起来犹如流泉潺湲,长河泻韵,滔滔不绝。他们你唱我答,说山道水,唱神叙人,神思畅游于人神之界,灵感迸发在青山绿水之间。如此滔滔不绝,长时间几乎没有停顿的咏唱,使我惊叹不已。这些民间艺人有的还很年轻,民间普遍流传着他们某年某月某日忽然做了一个梦,梦见格萨尔或其他神灵在梦中传授了史诗给他,第二天醒来后,忽然千句万句长诗奔涌来脑海,一张口,就开始滔滔吟唱。有的艺人告诉我,他们可以不停歇地咏唱五六个小时,有的艺人能吟唱上百部的格萨尔传说。真是一种神奇的高原民间艺术现象!

来自西藏昌都、只有19岁的格萨尔说唱青年艺人斯塔多吉也在这“三江源”之地一展风采。他读书的西藏大学专门为他置办了好几套格萨尔艺人的盛装。他穿着这盛装在达日万人集会上登台演出,受到本地民众的热烈欢迎。他告诉我说,他出生和生活的村子里没有格萨尔艺人,没有师傅传授格萨尔史诗,他的家庭里也没有能吟唱格萨尔的。在他9岁时的一个晚上,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有两个人把他带到大草原上,教授他咏唱格萨尔。醒过来后,突然格萨尔的故事就如画面一般不断呈现在脑海里,自己有一种冲口而出的歌唱冲动,当时他也不知自己唱的就是格萨尔。从此他咏唱格萨尔史诗一发而不可收。我2008年在拉萨第一次听他和其他十多个资深著名的格萨尔艺人演唱,他当时才13岁,是最小的一个,但他用还稚嫩的嗓音如泉水般汩汩流淌的格萨尔史诗演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后来被西藏大学文学院特招进去,读完了本科,现在已开始在西藏大学的格萨尔研究所吟唱格萨尔,研究人员对他的格萨尔吟唱进行记录整理,据说已经记录了100多部。


这种相传梦中神授的格萨尔艺人比较多,也形成了格萨尔文化的神秘现象。从“三江源”区域诸多格萨尔歌手的情况看,其中有很多是属于此类,但现在也有一些是拜师学艺学会格萨尔史诗的,形成了格萨尔艺人的多样化。这些神奇的格萨尔艺人,成为“三江源”地区一道闪烁着灵光异彩的人文风景。



小编唠唠

看来,格萨尔艺人生活在离神灵更近的土地上,所谓“心净则明,心诚则智”,也许真的能得到神灵眷顾呢!



乡土文化的传承源自最深的爱

受高海拔的自然环境和气候等诸多因素影响,“三江源”地区藏民的生活很艰辛,但我两次的“三江源”之行,牧民给我留下了信仰笃诚、笑对人生、诗意栖居的强烈印象。在达日和治多,牧民们艰辛地劳作、放牧,从事辛苦的各种牧业和农业劳作,但他们的生活始终有歌舞相伴,逢年过节,民间集会很多,有热闹非常的朝山、赛马等活动,远方有客人来,都是盛情相待。在高原集会上,可看到藏民穿着五彩缤纷、美不胜收的华装丽服,翩然起舞,纵情高歌。


“三江源”的牧民痴迷本民族的民间艺术,许多行吟歌者舞者非常受欢迎,这也是能洋洋洒洒歌吟几天几夜的格萨尔艺人在藏区层出不穷的原因。藏族民众大多能歌善舞,在广袤的草原或雪山上,在碧蓝如玉的神湖畔,常常听得见牧民的歌声。在达日县,我获悉县里没有专门的歌舞团,如果需要参与州或省里举办的演出,临时在各个单位或乡镇抽人,能歌善舞的骨干很多,排练几天就可以上阵演出,也说明了当地文化艺术活动的群众基础非常好。《格萨尔》以及其他说唱艺术在达日的繁荣,其群众基础好是关键因素。

在这寂寥旷远的高原,唱歌起舞本身就是一种超然世外的精神生活和生活方式。它启示我们,保护和传承民族文化艺术,最重要的是要有发自内心挚爱母族文化的儿女们,有了挚爱就有了坚守,就能生生不息地把母族文化传承下去。多年的民族文化调研让我深切感到,要保护好和传承好各个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最关键的一条,是首先要保证有这些文化艺术赖以生长发育发展的土壤和环境,即“文化生境”。要保护好民俗这块土壤,让民众从民俗活动中感受到生活的愉悦、快乐和乡情亲情,让他们在代代相传的民俗文化活动中感受到独特的文化情致和魅力,感受到传统文化与他们的生活是密切不可分的,是他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所需要的。如果有了这一点,各种乡土艺术、民间信仰等,都会融会到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成为他们物质和精神生活的一部分。

格萨尔,三江源

“三江源”的达日和治多两地之行,让我觉得这里厚重的民间文化的群众基础、草根基础,是这里《格萨尔》以及其他乡土艺术的传承得以繁荣和出色的根本。一切民间艺术能否繁荣发展,都取决于草根基础,取决于文化生境。要有促成民间文化繁荣的文化生境,来自政府和各种社会力量的扶持是重要因素,除了这些,社区民众的文化自觉和热情,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没有民众的自觉意识和文化热情,仅仅有外在的扶持和呼吁是无济于事的。

我看到,“三江源”地区格萨尔民间说唱的繁荣,是基于藏族民族发自内心对自己的文化由衷的喜爱,已经把它化作自己的精神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成为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无论当今的文化怎么变迁,他们都和自己的母亲文化相依相守,去离不弃;而且,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格萨尔》等民歌还是支撑他们信念和心灵的精神力量和审美之泉。

当今“三江源”地区的藏族民众也接受了外来文化,年轻人也会唱很多传入的流行歌曲。在达日广场和治多草原举办的格萨尔大型演唱会和赛马会上,我看到很多不同年龄的藏族民众,在用手机不断地拍照,娴熟地用现代化的技术传扬自己的文化。来自西藏昌都杰出的格萨尔说唱青年艺人斯塔多吉,还用微信来传播与格萨尔说唱有关的各种讯息。这些现代科技手段成为当代很多西藏、青海等藏区青年人传播和交流文化的工具,但他们并没有因为接受了现代科技文化就逐渐淡忘了自己的母亲文化,他们始终那么热爱自己的乡土文化,因为这种基于草根社区的热爱,才有了像达日县和治多县这样繁荣的格萨尔文化。这对如今我国各地各民族的乡土文化传承是一个很好的启示。

此时此刻,我只能用一首诗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草原上清风吹过

行吟歌者飘然而来

白云飘飘陪伴着他们

回肠荡气的长歌响起

说唱藏地英雄格萨尔

灵性洋溢在高原

伟大的史诗飘荡在高地

牧民听得如痴如醉

山精水灵也在倾听

这歌与诗相伴的生活

灿烂了长江源的山水

俗世的诗情在悄悄衰落

而这高天大地的“三江源”

诗与歌是牧民的生命乐章

他们一路走一路歌

纵然艰辛也不忘歌唱

高原的精灵和生灵

见证了牧民的诗意人生

大江带着源头的歌走向远方

成为汇聚万流的母亲河

无论她一路坎坷历尽艰辛

来自源头的歌滋润着她的心灵

容颜憔悴但心中歌声不灭

她呼唤着大江子民的诗意回归

在“三江源”地区,我还看到了非常壮观的玉树康巴舞蹈、雍容华贵绚丽的康巴藏装、根据《格萨尔》史诗中“尕嘉洛氏家族”神奇牦牛帐篷而缝制的巨大的“篮羽九天窗”牦牛帐篷,该帐篷已经入选吉尼斯世界纪录。还有壮观的格萨尔狮龙金殿。我还看到了经历了大地震的玉树和果洛各族人民,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援助下,用自己坚韧的精神和勤劳的双手,重建家园,如今的玉树和果洛州生机勃勃,各种充满藏族文化特色的建筑,给“三江源”增添了活力四射的人文魅力,而玉树州府所在地则塑起了铜雕的格萨尔,象征着“三江源”地区藏民世代传承英勇顽强的精神。“三江源”藏族民众所创造的各种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如草原上空闪亮的星星,给这大江大河的发源地增添了人类文化的奇情异彩。他们和这清冽的雪水、肃穆伟大的冰川、雄伟壮阔的雪山草原一起,构成了“三江源”的独特魅力和精神的感召力。



小编叨叨

这群格萨尔艺人,因着一份对故土的深情,因着一颗挚爱家园的心,将乡土艺术一代代传承下去。而歌声中的赞扬的英雄精神,更是深远影响着生活在“三江源”地区的男女老幼。



格萨尔的现代化身——生态守卫者

“三江源”也是英雄辈出的故乡,古代有格萨尔,如今有索南达杰等为了这江河的生态与藏羚羊等生灵与贪婪的杀戮者殊死之斗的英雄汉。他们成为了“三江源”一道壮丽的人文景观!

格萨尔,三江源

我在2011年的青藏行中曾有机会穿越可可西里,对为保护藏羚羊而献出了生命的英雄杰桑·索南达杰由衷致敬!这位“三江源”的藏族汉子曾担任治多县委副书记,在1992年创立了治多县西部工作委员会(西部工委),开展可可西里生态保育和藏羚羊保护等工作。1994118日,在与盗猎者的搏斗中不幸中弹身亡。19965月,国家环保局、林业部授予索南达杰“环保卫士”的称号,治多县在昆仑山口塑起了杰桑·索南达杰纪念碑,建立了杰桑·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激励着后来者。

来到英雄的家乡和英雄献身的可可西里,一种钦佩和崇敬油然而生!当年的英雄格萨尔为藏民的生存南征北战,戎马一生,为他的子民建立了美好的家园。如今的英雄索南达杰等当代环保卫士们,为了“三江源”的生态,为了保护藏羚羊这柔弱无助的生命,尽全力守护着这片土地和生灵,甚至抛洒热血,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我觉得,这些当代英雄更有一种超越人类、惠泽自然的大爱!我曾写诗咏怀:

可可西里,空阔高远

大野苍茫,没有人烟

在这辽阔高远的大地

我与藏羚羊相遇

这美丽而悲怆的生灵

多少人为你流泪

你独步高地

孤独柔弱而凄美

我向野牦牛队的壮士致敬

高原的英雄们

用生命和鲜血

保护无助的藏羚羊

把悲怆和崇高

写在高天大地

藏羚羊在安详地吃草

野驴是它们的伙伴

寂静的草地寒凉而安详

清风在吟咏天地的歌

没有人类的杀戮

没有贵妇人的虚荣

藏羚羊的生活就像太阳

我此行只是匆匆过客

但因看到了你们而欣喜

今天人们的强力呵护

很多人放下了屠刀

减轻了人类的耻辱

今夜无酒而想饮酒

今夜无眠我想长歌

高原的夜空静谧神秘

灵魂在风中飞扬

夜空下我默祝可可西里

人的良知和白云一起飞翔

飞翔在可可西里

像那蓝天白云呵护有情众生

还有那苍茫静谧的高原

伟大的“三江源”,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永远感恩这片哺育了中华大地的大江之源、顶礼朝拜这片闪烁着超迈的精神之光的土地!



格萨尔,三江源


转载请注明“江河聚仁”。


格萨尔,三江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