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人深省的主题和美丽动人的故事
2013-12-21 12:15:57
  • 0
  • 0
  • 0

    发人深省的主题和美丽动人的故事

             ——《木府风云》观后感  

     杨福泉   2013-12-16 16:51 | 来源:丽江日报    

——

电视连续剧《木府风云》在中央 8台播出后不久,又在中央 1台黄金时间播出,受到了不同年龄层观众广泛的欢迎。 2013年 11 月,又获得了“金熊猫”奖国际长篇电视剧最佳影片奖。一个少数民族题材的影视剧连续在中央两个台播出,且收视率如此之高,继而获得国际大奖,据行内人士所言,这是多年来不曾见的。我观此剧,觉得其成功之处有如下几点。

首先,《木府风云》真实反映了明代纳西族木氏土司治下的丽江民族和谐相处、多元文化繁荣昌盛的历史真实。该剧虽然不是完全按历史事件的脉络和人物来写实叙述的历史剧,但它取材于明代纳西木氏土司的诸多史实,有基于历史但不拘泥于历史的艺术真实,明代木氏土司眼光宏大,胸怀宽广,不闭关自守,而是广采博纳,虚心学习各民族文化精华。从内地把很多工医学艺匠人才请到丽江。木氏家族非常重视学习汉文化,在明代出现了以木公、木增为代表的木氏汉文作家群。木公、木增与当时著名的汉族、白族文人杨升庵、徐霞客、张志淳、董其昌等交往甚密。当时谪贬云南的状元杨升庵曾将木公的诗文编为《雪山诗选》,并为之作序。徐霞客称赞木氏土司云,“世著风雅,交满天下。征文者,投诗者,购书者,以神交定盟者,嘤鸣相和,声气往来,共中原之旗鼓。”《明史·云南土司传》中说,“云南诸土官,知诗书、好礼守义,以丽江木氏为首云。”

剧中的主人公木增就是一个杰出的用汉文写作的诗人和学者。木增兼具杰出的文韬武略,多年征战,业绩辉煌。笃信佛教,乐善好施,多次在云南内外捐资建桥修路,在鸡足山建造壮伟的汉传佛教寺庙悉檀寺。他又一生钟情于汉文化,在府署旁建盖了著名的“万卷楼”,集诸子百家之书于楼中,“凡宋明各善本以数万记,群书锓版亦备其大要。”他虽建有不世之功,但性喜山水,具有飘然世外的性格和气质。

除了汉文化之外,木氏土司还广泛吸收藏、白等民族的文化,特别是木增大力弘扬促进纳西族和藏族的经济和文化交流,纳西族和藏族之间有频繁的生产生活技术方面的交流。木增还在藏区广建藏传佛教寺庙,诸多举措,赢得了藏民的交口赞誉,被美誉为“木天王”。

木氏土司的开明豁达和虚心向学,促成了丽江多元文化的繁荣。全剧体现了借徐霞客之口说出的“海纳百川的文化才是兴盛的真正根基”的胸怀和气度,丽江木氏土司广采博纳汉、藏、白等各民族文化,形成了丽江各民族和谐相处的局面和多元文化共存的格局,丽江古城和纳西东巴古籍先后获得“世界文化遗产”和“世界记忆名录”的殊荣,与这样厚重的历史积淀是密切相关的。

其二,《木府风云》是复仇的题材,但拍出了新意。全剧凸显了民族团结与民族和谐终为结局的主题思想。明代,朝廷面临北退到蒙古草原的蒙古势力南下的威胁,非常担心“北虏”(蒙古势力)与“南番”(吐蕃)联手,明廷因此设置“九边”防御体系,在北边屯驻了大量军队,造成明朝军力的严重不足,尤其在川康滇交界地带驻兵数缺口较大。因此,明朝仿效中国封建统治者历来采取的政治手段,认为“以蛮攻蛮,诚治边之善道”。因此,明廷亦实施“以藩治藩”“以夷治夷”的统治政策,与藏区接壤的滇西北区域被视为重要的边关要塞,丽江、永宁等纳西族聚居地更是被视为“可以筹云南”的战略要地。明廷对实力强大的纳西族木氏土司非常信任,将其视为捍御和防范吐蕃的依托力量,不断封官赏赐,大力扶持。出于明廷的政策影响和纳西族木氏土司急欲扩大统治领域和势力范围等原因,两族之间的战事也比较频繁,木氏土司的势力远达滇康地区的德钦、维西、盐井、芒康、巴塘、理塘、木里等地区。这样就形成了两族的宗教、文化和经济的交流与夺城争地的战争交错在一起进行的复杂局面。因此,《木府风云》中所反映的复仇题材,是有这样的历史事实依据的。然后历史上,纳西和藏等民族之间并没有因为双方有过战争而成为世仇,而是以长期的经济文化交流而消除恩怨,化干戈为玉帛,“相逢一笑泯恩仇”,以兄弟相互认同,著名的“茶马古道”上,留下了很多纳西、藏、白等民族亲如兄弟的很多故事。

我觉得,电视剧《木府风云》的主题对当今社会如何化解族群之间、社会团体以及个人之间的仇恨、消除矛盾、促进各民族的团结、构建和谐社会,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和价值引领作用。

其三,《木府风云》也彰显了这样一个永恒的主题:诚实、淳厚、善良、爱情等人性的美,可以化解仇恨,化干戈为玉帛。木氏土司木增的豁达、淳厚、大度、儒雅、真情等个人魅力,不仅赢得了仇家女子阿勒邱的爱情,也赢得了各民族人士的爱戴。全剧给人这样深刻的印象,当人性中美好的性格、人品等相遇,原为仇家的男女双方,会迸发出能化解仇恨的真情,世上的国家之间、民族之间、家族之间,没有永远化解不了的仇恨,历史上的恩恩怨怨,不应成为延及一代代后人的仇杀和相互之间交往的障碍。莎士比亚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反映了这种因为世仇而酿成大悲剧、最终化解两个家族仇恨的主题,而《木府风云》则是通过原属于两个仇家的男女主人公悬念迭生、矛盾纷呈的精彩故事,最终不是以男女献出生命的代价促成仇恨的化解,而是酿出了“一笑泯恩仇”喜剧结局。

在影视剧多如牛毛的当今影坛,如果仅仅有政治和社会意义的主题,而没有精彩的故事情节和美妙动人的影视美学展现,要有高的收视率,让观众倾心喜爱,那是不易做到的,《木府风云》以积极鲜明、发人深省的主题为骨架,而辅之以引人入胜的故事、悬念迭生的情节,恢弘的场面、精美的服饰、精彩的武打,个性丰富复杂、没有脸谱化的人物,其中既有善良真诚者,亦有亦正亦邪者,强大的演员阵容及其精湛的表演等,形成了该剧的独特魅力。该剧将民族团结、民族和谐和化解仇恨等主题、纳西族丰富的历史和充满奇情异彩的民俗、丽江的山水风光等有机地融合在精彩美丽的故事之中,做到了将深邃的主题思想、博大的历史史实和人情之美、民俗之美、山水之美有机地整合在一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